=※= 福州宝宝取名 =※= 邵长文公司起名 =※= 宝宝取名.宝宝起名.宝宝起名网.免费取名.免费起名.改运气最快的方法

风水大师赖布衣的故事

作者:周易总站  来源:邵长文周易总站  背景:#EDF0F5 #FAFBE6 #FFF2E2 #FDE6E0 #F3FFE1 #DAFAF3 #EAEAEF 默认   [字体: ]
风水大师赖布衣,字太素名文俊号布衣,是江西省宁都县人,在宋朝的时候担任国师的职位,是一位很精通地理风水术的风水大师,现在小编就开始为大家讲的就是这位风水大师赖布衣的故事。一起来看看吧!风水

 风水大师赖布衣,字太素名文俊号布衣,是江西省宁都县人,在宋朝的时候担任国师的职位,是一位很精通地理风水术的风水大师,现在小编就开始为大家讲的就是这位风水大师赖布衣的故事。一起来看看吧!

风水大师赖布衣的故事

风水大师赖布衣的故事


风水大师赖布衣的故事(一)
据说赖布衣十一岁时,其祖父去世,其父赖澄山奔丧之际,曾对赖布衣说 :“你可要用心读书,他日你祖葬得好山,借风水之助,你定能有所造就”。
赖澄山守孝七七四十九日,逐离家而去,追龙寻脉,沿九峰山直达广东北部。九峰山是广东北部龙脉起点,也为世人视做南蛮之地,少有地理师来此。赖澄山沿九峰山到粤北乐平,只见这儿山清水秀,草繁木茂,天地浩然,他深信这附近必有宝地。他翻山越岭涉涧过沟,追寻龙脉。一天,一阵狂风骤雨,来势猛烈,他慌不择路,急急奔入附近山洞中,但衣服已被雨水淋透。
赖澄山正欲脱衣收拾,只见一只像鹰一般大的鸠鸟,自北飞来,在对面山间消失了影子。他实在有些怪,哪有如此鼻长二丈,翅阔八九尺的斑鸠?不禁心内暗惊,莫非这斑鸠已成精了不成?
雨停之后澄山急步走向对面山洼。谁知,那儿不见有其山洞或大树可以藏匿那只大鸠鸟,只见四周平坦一片,了无踪影。他正在奇怪间,偶一抬头,随即恍然大悟。
原来这山形十足的像一只大斑鸠,只见此山前面尖而短,后而瘦且稍长,中间肥起活像一个蛋似的,两旁各突出一快尖地,形似鸟翼,简直活脱脱的一只斑鸠形状。且后面接丰江,前面乃一片秀田,恰似一幅“斑鸠落田阳”的景象,实在是地形灵气幻化。是风水形成的好地方。
赖澄山仔细推测,发觉如在此地埋葬先人,三年后必可出一宰相,一太师,并且陆续将出“一斗”芝麻的状元。这一斗芝麻有数万粒,此山堪称百世不衰。赖澄山琢磨详间,天色已渐渐昏暗,正欲下山之际,忽见一轮明月自东方升起,正照着那“斑鸠落田阳”的山穴。见此他不觉道:“唉,原来这穴正是犯师地”。
风水之道有所谓“犯师地”的说法,即举凡山中有穴地洞府,如果向正东方日月出处,那座山便是感受到日月的精华,这样的地穴就叫做犯师地。因为如将先祖遗骸葬下此山,那这家必发,但那经手点葬的人,却必定在三年之内发生不幸,重者夭亡,轻者也会成为残疾之身。
赖澄山虽然明知此地是“犯师地”但心下寻思,到处寻龙觅穴,为的是自己的父亲,既然寻得这座难得的好山,虽属犯师地,但如果老父葬下,自己儿子即可发际,虽对自己不利,但儿孙可以显贵。为赖家增光,自己也可含笑九泉了。因此,他决定将父亲葬于此处。
赖澄山回家后见儿子赖布衣,对他说:“风岗,你父现已寻点一处好穴,这座山就叫“落田阳”你祖父葬后三年,赖家一定会发迹,赖布衣当时对风水之学尚属陌生。不知个中奥妙对此十分愕然。
赖澄山没有向赖布衣说明犯师地这一点,因为布衣那时才只十一二岁,要是点破怕他不肯让祖父葬在那里,而且做父亲的也不忍心让儿子幼年丧父,令其心理蒙上阴影。此时的赖布衣只有将信将疑点头称是,心中却仍不信这风水的所谓奥妙。
时间飞逝,五年弹指过去,赖布衣这时已经十七岁,在一次考试中,竟然得中举人。赖澄山不禁暗喜,心想此时大可放心下葬了,因布衣已经自立,不用担忧,何况三年之后便是秋围试期,今年下葬刚好符合“斑鸠落田阳”佳穴应发之期。
于是,择定吉日,叫家人及布衣,将他父亲的骨骸掘起,买齐香烛纸薄,偕同家仆领布衣一起去往乐平。抵达乐平,澄山便指点各人一同登山去。走到山顶结穴的地方,拉正了子午线,就要将棺木葬下,但出人意料的是正在下葬的时候,其中一个仆人内急,跑在后山地方撒尿去了,赖澄山此时已来不及制止,只得徒然长叹:“真是天意!真是天意!”
原来所点穴处正在斑鸠颈部,下葬之时,是待斑鸠静默时才进行的。谁想仆人在后山地方撒尿,无异惊醒斑鸠,且尿为污秽之物,一经射下,斑鸠即醒,而向天高飞。说也称奇,在仆人撒尿之后,即见全山震动,忽见飞沙走石,澄山急命各人伏地,狂风暴雨随之而来,足有半个多时辰才停止。赖澄山急命各人收拾物件,垂头丧气下山返回江西老家。
回家后,布衣见父亲整日愁眉苦脸,便询问原因。澄山叹口气:“风岗,这次点葬斑鸠落田阳,功亏一篑,没料到下葬之时因仆人撒尿而将斑鸠惊醒,于是此山便失去不少灵气,原本此山葬后三年可出一状元,太师,现经此一变,灵气损半,状元固不可出,连太师也难出了。我看这山,将来顶多也只可以出个大师了”。
布衣闻言追问:“难道没有补救的办法了吗?”父亲叹口气:“无法补救了,你将来的出路已无状元之望,只能做个天下知名的大师了。因此山实在很好,虽葬时失灵,仍可出一名人,将来你的名称也可如状元、太师一样传闻天下,只是不能大富大贵而已。况我不久与世,依我的想法,你不妨从今日起,努力研究风水地理之术,好使日后成为天下知名之师,那我的心也可告慰了”。
赖布衣听父亲如此说,心内不免觉得奇怪,因为以前父亲常常嘱咐他要努力学习文学,对风水之术不必染指,而现在已中举人,眼看将来状元及第指日可待。现却因葬一个人,父亲便叫自己学习风水术,还说将来必不中,这究竟是何缘故?他表面上虽然唯唯应是,但心中仍是不信。
从那天起,赖澄山即将自己的满腹学问尽传于儿子,赖布衣也觉得多学一门学识日后也许有用,故也没有异议。三年后赖布衣进京赶考,正如起父所说,名落孙山,于是他寄情山水,又得遇名师,终学成名闻天下的寻龙探穴工夫。
 
风水大师赖布衣的故事(二)
有一次,赖布衣跋山涉水,在山上寻得了一大吉龙穴后,他定好山向之后正要准备下山去。这时,忽然听到山下传来一阵阵号乐声,知道是有人要来这座山下葬。
于是,远远地停下来隐身山林,站在一旁观望,好奇地等待着,就是要看看他们到底会选择什么样的地方安葬。那家人原先请的风水先生所选的地方应该就在这座山上,是在赖公所选穴场上面很远的地方,那个地方很高,都快到了山顶的某一个地方,其实,那个地方根本没有穴,在赖布衣看来根本就是大凶之地,不由地为主家捏一把汗。正当主家的棺材抬到了半山腰时,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,山地泥多路滑,此时要抬棺木上山,就变得非常的困难了。
最后没办法,主家只好临时,决定就在这个半山腰随便找个地下葬,赖公吃了一惊,因为那个地方恰好就是赖公所点的穴位。于是大家就忙开来,开井下葬,也许一切都只是碰巧吧!当时也只能这么想,接下来赖公就是想知道,这个主家会定什么样的方向呢?这时,只见主家随意拿起一根抬棺材的木棍,把它竖立了起来,然后就这么让木棍它自己随意倒下去,然后就以木棍所倒下去的这个山向葬了下去,顺着这个方向立了碑。
这样,赖公就觉的更奇怪了,因为此地不管是大地穴位,还是墓地的山向,都是和赖公所堪定的一模一样。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巧的事情呢?
于是赖公就现身出来,详细地询问起大家来,该下葬者是何许人也?结果发现,此主家原来是当地为人极好的大善人,在当地做过很多好事善事,积了不少阴德,难怪能葬到此处,而且能葬对……。
赖公不由地长叹了一声,看来一切都是天意。正应验了一句古话:“福人居福地”啊,人做事天在看,一切上天自有定数也。
净空法师曾说过:福人居福地,福地福人居。人不能没有福报,一定要修福,修福一定要懂得改过、忏悔,业障忏除了,福报就能现前。人有福,我们居住的地方就有福,所以说是福人居福地。
雅浩记得赖布衣曾说过:“几回欲给人插葬,可恨纷纷福者稀;福地原来葬福人,若非积善者相系;山川神祈常看守,不易轻易现其形”。真龙大穴是有神灵护佑的,没有福气的人是不能轻易见到的,说明山川灵地是天定有主的,赖公告诫后人们要懂得培福,表达的也正是这个意思!
 
风水大师赖布衣的故事(三)
宋朝徽宗年间,在江西省定南县凤山岗,出现了一位饱读诗书的地理师——赖布衣。他自幼聪明伶俐,熟读四书五经,九岁时即高中秀才。他的父亲赖澄山,亦是当时有名的地理师,为人乐善好施,见识渊博。赖布衣本名赖风岗,字文俊,布衣是后人为他取的别号。他十一岁那年,祖父去世,赖澄山把他叫到跟前,说:“孩儿,你天资聪颖过人,所以我并不打算传授风水之术给你,希望将来你能功成名就,为赖家争一口气。现在我要出远门,为你祖父找一处安息之地,顺便想籍着风水的帮助,使你出人头地,飞黄腾达。”
于是,赖澄山便离家去寻找龙家。他沿着九峰山来到粤北乐平县,只见那儿山明水秀,灵气逼人,他猜测在这四周山中,极可能藏有佳穴。于是他就继续往山上攀登,在不知不觉中,天色已暗了下来,一阵狂风自山顶刮下,赖澄山一不小心摔了一跤。他抬头往山上观看,忽然看见一只如老鹰一般大的黑鸠,自北方飞来,然后在对面山崖处消失了踪迹。
赖澄山心里觉得很纳闷,那只黑鸠长约两丈,宽约九丈,莫非是黑鸠精变的?于是,为了探查究竟,赖澄山立即起身,走了大约四、五个时辰,终于到达了对面山崖。他看了看四面,并没有任何鸠鸟的踪影,正在觉得希奇的时候,忽然看见了一块模样怪异的巨石,耸立在山崖边。
原来刚才赖澄山所看到的鸠鸟,是由这块石头所幻化出来的,它背后的山形,正是一般地理师所称的龙穴。赖澄山当即掐指一算,算出将来葬在此处的姓氏,其后代子孙将会出现一位宰相和一位国师,并且子孙显贵,流传万世。
正当他雀跃不已的时候,他看见了一轮月光直射在这山穴四周,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,说:“原来是块犯师地,真是太可惜了!”
在风水理论中,所谓“犯师地”是指最轻易吸取日月精华的灵秀之地;假如将祖先遗骸葬在此处,后代可享福不尽,但经手点葬之人,在三年之内却会发生不测,轻者残废,重者身亡。
赖澄山不禁忧心忡忡起来,心想:虽然明知它是块犯师地,但为了子孙的前途,以及一生劳碌的父亲,就是牺牲性命也是值得的。
隔日清晨,赖澄山马上赶路回家。经过三十多天的奔波,他终于回到了江西。甫一进门,就对他儿子赖布衣说:
“孩儿啊!父亲已经觅得一处福地,对你日后的前途有很大的帮助,今后这个家你也要多费点心。”
赖布衣点头允诺,但心里却完全不信所谓风水的奥秘。他问赖澄山何时将祖父的骨骸下葬,赖澄山却告诉他五年之后,赖布衣虽然觉得希奇,但也不便多问,心想父亲总是有他的一番道理。光阴飞逝,五年的时间一晃即过,此时赖布衣已苦读了数年书,除了个头健壮不少,在为人处事上也更加成熟稳重。赖澄山觉得是该让父亲入土的时候了,便选了一个良辰吉时,命令家仆买齐香烛纸钱,预备前往粤省乐平县的山上。
当日天才亮,赖澄山便带着赖布衣及三五个家仆出发。到达目的地之后,赖澄山拉正子午线,然后叫仆人把棺柩放下,正要掩土的时候,一位仆人因内急便在巨石旁小解,赖澄山来不及阻止,只得说:“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。”
赖布衣见父亲愁容不展,便上前问道:“爹,发生什么事了?让您这么忧虑。”赖澄山说:“这块福地本来可助你官运亨通,荣华一生的,如今下人在此洒了一泡尿,冲散了这山中的灵气,你将来最多也只是做个国师罢了。”
于是,他便安慰他父亲说:“爹,就算是当个国师,也没有什么不好啊!况且,这还可以继续你的衣钵,将来若成为天下知名的地理师,也算是光耀门楣,您说是不是?”于是,从那天开始,赖澄山就将自己一生的风水学知识倾囊相授。赖布衣则一面苦读,一面学习风水之术。他认为多学一门学识是有利而无害的。但他仍然寄希望后年的考试,能一举成名。”
时光匆匆,又过了两年。这一天,赖布衣正收拾行李,预备进京赴考。临行前,他父亲语重心长再三叮咛,勿把功名看得太重,以风水之术造福乡里,才是最实在的。
赖布衣说:“爹,您尽管放心,孩儿这些年来夜夜挑灯苦读,私塾的夫子对我也很器重,您就等着看孩儿衣锦还乡好了。”
在进京的途中,他暗中打听了一下,知道今年来至各省的举人中,没有任何人的学识可以与他匹敌,不禁暗自窍喜,看样子今年的状元,是非他莫属了。会试那天,赖布衣一进考场便疾笔而书,三天的试题,他居然一天就写完了。正当他重新审阅的时候,听见隔壁房里传来一阵极痛苦的呻吟声。赖布衣便起身走到隔壁房里探个究竟。
他看到邻房的考生,正抱着腹部在地上打滚,赖布衣马上上前将他扶起。只是此人牙关紧闭,面无血色,赖布衣猜测极可能是因为水土不服,而引起抽筋寒热。于是他就拿了一些药丸给他吃,半个时辰后,这个人才醒了过来。“我叫刘仲达,江西修永人,家境非常清寒,在赴京的路上,几乎是没吃什么东西。而平常所吃的,也都是一些别人送的剩饭剩菜,所以今天才……”
刘仲达说着说着就流下泪来,他叹了一口气,接着说:“今年科试若是名落孙山,我看我也将死路一条了。”
赖布衣安慰了他一番,并嘱咐他好好休息,明后两天才能继续完成应试。
不料到第三天中午,刘仲达的病情还是毫无起色,但他一想到此次会试是他唯一的希望,便想勉强执笔应试。赖布衣看他面色惨白,全身发烫,遂起了恻隐之心,说:“刘兄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你又何苦这样坚持呢?你若是信得过我的文笔,就由小弟为你代笔吧!”
刘仲达此时也别无选择,便点头应允。而赖布衣在答完试卷后,便赶紧回到自己的试场,等待主考官来收回试卷。
赖布衣交完卷,又急忙带着刘仲达去看病。在静疗一个月之后,刘仲达的身体慢慢复原,便一再感谢赖布衣的救命之恩。
一转眼,放榜之日已到,赖布衣满心期待着自己能金榜题名,却没想到榜首居然是刘仲达。在这一刻,他忽然想起临行前父亲所说的话,只好苦笑一下。在与刘仲达话别之后,赖布衣整理行囊,离开了京城。
赖布衣回到家乡村口,远远的便望见家门上贴着一张白纸,心中顿感不安,于是他加快脚步,急奔回家。打开门一看,见母亲正伏在父亲的灵前痛哭,一片凄凉景象,让赖布衣懊悔不已。
他母亲并没有责怪他,反而安慰他说:“布衣,你不要太自责了!也许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好的。你父亲临终前写了一封遗嘱,要我转交给你,你拿去仔细的看吧!”
遗嘱的主要内容,是要赖布衣淡泊名利,努力钻研堪舆之术,成为一流的国师;并且还非凡嘱咐,万一发现为帝的佳穴,一定要禀奏圣上,再不然就把该地破坏,以保天下太平。
赖布衣回想从前不听父亲的劝言,以致于一事无成。如今,父亲临终时又没有随侍在侧,若是再违反父亲的心意,那就太忤逆不孝了。
从此,赖布衣不再妄想功名,终日研读父亲遗留下来的书籍。由于他资质不凡,加上丰富的学识涵养,很快就在堪舆界打响了名声。
一天村子里传来锣声隆隆,鞭炮声不断,原来是刘仲远返乡祭祖,今天特地绕道凤冈来拜访赖布衣。刘仲远命令仆人搬出一箱黄金,要赠于赖布衣,但被赖布衣婉拒。随后,刘仲远告诉赖布衣,已为他觅得官缺,而赖布衣仍然坚持不就。赖布衣明白刘仲远急欲报答他的救命之恩,以及代笔误中状元的机遇,所以今日才特地到凤山冈来。于是他拍了拍刘仲远的肩膀说:“仲远兄,那年会试我名落孙山,表面上看起来,是你幸运,其实是我们家门不发所致。”古云:“一命二运三风水,四积阴功五读书,真是所言不假。今后,就别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”。
刘仲远见赖布衣如此坚持,不便多言。忽然,他灵机一动,对赖布衣说:“恩公,现在宫中正在招揽各地有名的堪舆师,小弟有意为你举荐,希望恩公别再拒绝小弟的这片心意,否则小弟此生将会把您的大恩大德一直惦记在心。”
赖布衣早已看淡功名,但又不忍拒绝刘仲远,只好勉强答应,择定日期与刘仲远一起进京觐见皇帝。
他们到达京师之后,刘仲远先领赖布衣回状元府休息,然后到圣殿觐见皇帝。皇帝听完刘仲远的禀报,很想见见这位民间的堪舆大师,便命令刘仲远次日即带赖布衣一同上朝,顺便为他看一看阳宅风水。
第二天,刘仲远便带着赖布衣进宫觐见皇上,皇上见赖布衣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,知道他道行一定颇深,便赐封赖布衣为国师。
赖布衣晋封为国师之后,皇帝便命他随侍前往紫禁城及各个宫殿,四处察看有无与风水相克之处。赖布衣每经过一个宫殿,便一一解释此殿的坐向及运势。当走到邵阳宫四周时,只见赖布衣忽然眉头深琐,闭目不语。然后他启奏皇帝,说:“此邵阳宫坐南朝北,对正丙线方位,而丙丁属火,因此微臣预料此宫在建完五年之后,必有火灾发生。”
皇帝听完,心想:各个国师对紫禁城及各宫殿的风水,都极为赞扬,只有赖布衣说邵阳宫会发生火灾,我究竟该不该信呢?
赖布衣看出皇帝半信半疑,便说:”邵阳宫建于丙线方位,照地理位置推测,本月十八日是火星当煞之日,希望圣上下令做好防御,以免火苗波及其他宫殿。”
皇帝听了说:”既然赖卿如此言之确?,我就姑且相信,只是到时邵阳宫若没有任何事故发生,那赖卿又将做何解释?“
赖布衣闻言后,神色若定的说:”微臣愿以人头作保。”
十八日当天,皇帝下旨在邵阳宫四周,加派御林军看管,并严禁任何人出入邵阳宫或点燃灯烛。在这样严密的防御下,邵阳宫应该没有理由会发生火灾才对;一直到晚上二更时分,邵阳宫依旧平静,皇帝传赖布衣到邵阳宫,对他说:“赖卿,现在与你猜测发生火灾的时间,已经很接近了,而邵阳宫目前戒备森严,应该不可能发生火灾,看来你的猜测有误。”
赖布衣回答:“天意注定邵阳宫将发生火灾,是千真万确的事实。俗话说:人算不如天算。即使是这么小心的防御,邵阳宫仍难逃一劫。”
赖布衣话还没说完,忽然,天空刮起了一阵强风,赖布衣指着天空说:“启奏圣上,天上的火星,已经降临了。”
皇帝和众臣们仍不相信的笑着。忽然间,在不远的天空中,有一颗会移动的光点,正朝着邵阳宫的方向落下,就这样,流星直直落入邵阳宫的天井中,然后“轰”地一声,邵阳宫顿时一片火光,御林军大吃一惊,连忙大喊:“失火啦!失火啦!”
皇上看见当时的情形后,不得不佩服赖布衣的才能,从此就重用赖布衣,并赐予黄金万两,锦帛五千匹。于是,一代国师赖布衣之名,就因此传遍了全国。不料树大招风,宰相秦哙竟起了邪念。
一日,秦侩在早朝后,传令赖布衣到相国府中见面,并以酒宴款待,席间要求赖布衣尽快为圣帝寻得龙穴,等到事成之后,再通知他前往勘察。赖布衣一听便知此人有篡夺王位的野心,但由于秦侩在朝中权大势大,遂不好当面拒绝。
秦侩心想,以目前他在朝廷中的地位,没有任何人敢与他作对,所以预料赖布衣也必将归顺于他。次日一早,便亲自带着赖布衣到祖先的墓地,观看四周的风水。
赖布衣看这祖坟坐落于五星聚集的祥地,而且龙脉自金华峰而来,心知这儿的确可发为皇帝,只可惜被白鹤寺及东狱庙压住了龙气,所以最多只能发出丞相命。赖布衣本想直说,但想到秦侩并非善类,若全盘托出,恐怕会引起乱事。
想到这里,赖布衣再四处观望了一会儿,看见前面远山有一尖峰,外形如同一支金刀,于是赖布衣告诉秦侩:“丞相大人,此山为杀头山,且看前面山形,正如一把尖刀,向着此地杀过来。”
秦侩听完,脸色大变。心想:从前的地理师们,总是称赞此地的风水极佳,是个可发为皇帝的佳穴,只有这个民间术士,竟说此为杀头山。
赖布衣瞄了秦侩一眼,又继续说:“此山原本是座好山,只是风水与后人的性情相关,心地善良者,自可避免杀头一劫,进入寺庙安享晚年;心地邪恶者,则将被皇帝砍头处死。不过,依我看丞相大人是位善心之士,应不会有此下场。”
秦侩愈听愈生气,本想马上了断赖布衣的性命,却又怕消息走漏,便暂且不动声色,籍称时候已晚,便返回京城。回到相府后,秦侩马上命令府上的两名护卫,当晚一定要把赖布衣杀死,已绝后患。
这两名护卫,一个叫做牛江,一个叫做张进,两人都是武功高强的杀手。这一夜,两人分持利刃,朝着赖布衣的住处飞奔而来。
当晚,赖布衣觉得心神不宁,辗转难眠,只好下床点烛夜读。忽然,他瞥见窗前有两个黑影闪过,于是赶紧躲入床底。
两名杀手一进门,便大声叫道:“赖布衣你还是乖乖的出来吧!免得咱们爷俩弯身去取你的人头。”
赖布衣吓得浑身发抖,正在不知如何是好之时,听到其中一个杀手说:“张进,听说赖布衣是天下知名的地理师,我们现在若是请他指点,他一定会答应,你看如何?”
张进说:“丞相的作风你又不是不知道,今天你所说的话,不怕我回去告你一状吗?”
牛江一听张进这么说,便举刀与张进厮杀,而赖布衣仍是动也不敢动一下。忽然,“啊!”的一声,一颗人头落在赖布衣的眼前,吓得赖布衣差点昏了过去。
这时,胜利者向床底的赖布衣说:“大师,您可以出来了,牛江正等着你的指点。”
赖布衣这才松了一口气,慢慢的爬了出来。除了感谢牛江的救命之恩外,并稍加指点其治家之道。之后,便收拾行李,预备连夜逃走,而牛江自愿相随保护,赖布衣欣然允诺。
途中,赖布衣问牛江,是谁派他们来的?牛江回答是丞相大人。赖布衣心想大事不妙,秦侩若获知张进被杀之后,必会派出大队兵马追来,应该改走山路,以躲避兵马的追杀。
在牛江领路之下,他们绕着蜿蜒的山路而行,才刚爬过一个山头,后面就已经传来兵马搜寻的声音。
牛江说:“大师,追杀者个个身强体壮,我们是敌不过他们的。依我看,最多再半个时辰,追兵便会赶上,倒不如我们先找个藏身之所,等追兵走过,我们再出来。”
眼看这荒山野地,既无树林,又无山岩,哪里有避身的处所呢?赖布衣心里这么想。
忽然,牛江灵机一动,告诉赖布衣:“我知道前面不远处,有一个猪居住的洞穴。”
说完,便带着赖布衣往该处走去。那个洞穴口上杂草丛生,两旁乱石围绕,果然是个藏身的好地方,走近一看,里面躺着一只肥壮如牛的山猪。
牛江拿起刀,与山猪搏斗,不久山猪便负伤逃走。赖布衣见此洞只能容纳一人,正不知如何是好时,牛江连忙对赖布衣说:“大师,您留在世上,对世人的贡献比较大,区区一个牛江算不了什么。您赶紧躲进去吧!只希望国师在逃生之后,能为我捡拾骨骸,择地安葬。”
话没说完,牛江便飞也似的离去,赖布衣阻拦不了他,只好先进入洞穴中,再做打算。
不一会儿,官兵果然路过此地,但并未留意在乱草之中的洞穴,继续向前搜索。牛江明知随后便会赶到,但恐怕官兵会发现赖布衣,只得牺牲自己,来引开官兵的注重力。果然走不到半里,牛江便被官兵追上。数百位官兵将牛江团团围住,令身手矫健的牛江插翅难飞。牛江与众士兵苦战了几回合,终究敌不过对方的人多势众,便当场持刀自刎,惨死在荒山野地中。
此时大队兵马都以为赖布衣已先逃跑,便继续向前追赶。当一切归于平静之后,赖布衣走出洞穴,看见不远处,牛江的尸体已血肉模糊,令人惨不忍睹,赖布衣马上放声大哭,说:“恩公啊!你我素昧平生,而你却能仗义相救,不但牺牲了自己,还曝尸在这山谷之中,我该如何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呢?”在哭了一阵之后,赖布衣背起牛江的尸首,决定为他寻觅佳地,替他安葬。
赖布衣四处张望,想找出一条逃生之路。忽然,他发现这座黄家山,有龙盘虎踞的山形;再望向对山,险恶陡峭,俨然是一头牛俯卧的姿态。他大叫一声说: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,此处正是难得的佳地,就将恩公埋葬在此吧!预料不出三年,牛家必将出现杰出的将相之才。”赖布衣将牛江安葬好之后,一路躲躲藏藏,继续逃亡。此时,他将名字赖凤冈改为赖布衣,后人称他为布衣大师,即是从此开始的
秦侩在捉不到赖布衣的情况之下,一直寝食难安,惟恐赖布衣泄露了他篡位的野心。于是诬指赖布衣杀了张进,在各地张贴告示,缉拿赖布衣归案。只是所有的告示牌上都是写着赖布衣的原名赖凤冈,所以赖布衣始终没有被人认出来。
这一天赖布衣来到江西仙霞关四周,看见关上守卫森严,便躲进四周的树林中,想等到天黑时再找机会溜进去。忽然,他听见路上有两个士兵在交谈。其中一个说:“这赖凤冈不知是何方神圣,害我们兄弟俩又得熬夜把关。总兵也真是愚昧,仙霞关地形这么险恶,即使赖凤冈要回江西老家,也不会选择这条路的。”
赖布衣听完,知道前面关口搜查正严,便不敢久留,急急忙忙地往山崖边的小路逃走。这条小路是赖布衣的父亲在采草药时所发现的,地形非常的险恶,毒蛇猛兽也很多,平常人是不会走这条遍布荆棘的小路的。
幸而赖布衣曾多次跟随父亲走过这条小路,所以路上哪儿有陷阱,哪儿有猛兽的洞穴,他都非常的清楚。他不停地走着,入夜以后,正想找一处干燥的地方休息,忽见有灯光闪烁。赖布衣心想,那可能是樵夫搭建的草房,到那里住也许比较安全些。于是他又起身,向着光源走去。
不料,没走两步,便看到前面不远处有只老虎正缓缓地朝着他的方向走过来,并猛然纵身一跳,吓得赖布衣直往后退,一个不留神,便滚落山下。
隔日,赖布衣全身疼痛的醒了过来,发现自己安然无恙的躺在杂草丛中。他正庆幸自己捡回了一条性命,却发现随身的行囊已不知去向。如今他又饿又渴,这会儿该上哪里去找吃的、喝的呢?
赖布衣勉强爬起,看见前面有条小路,小路旁有间茶馆,便想上那讨点水喝。看店的老婆婆不但没有因为他没有钱而感到嫌恶,反而笑脸可掬的招待他,并说:“出门在外,难免盘缠会用尽,我老太婆也是穷苦人家出身,所以你不用如此客气,这些粗茶粗饼不成敬意。”
赖布衣道了谢,便狼吞虎咽的吃完了所有的大饼和清茶,他用衣角擦了擦嘴,便向老婆婆问道:“老婆婆你心肠真好,不知您今年贵庚?家中有哪些人?”
这时,老婆婆叹了口气说:“心肠好又怎么样?如今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,善人未必会有善报,而杀人抢劫者,却能享受荣华富贵。我从三十岁开始守寡,茹苦含辛的把儿子养大成人,如今他们年近三十。连娶房媳妇的本事也没有,所以我才在这*卖茶过日子。”
赖布衣听完之后,觉得老婆婆虽然家中贫苦,却能主动帮助别人,这份善心实在难得,便想报答她,于是问:“老婆婆,您丈夫的尸体葬在何处?”
老婆婆答说:“哪来的银子埋葬啊!现在他的尸骨还放在村后的山上呢!”
赖布衣说:“那正好,我刚观察您烧水的风炉,正是一处安葬的佳穴,相信不用多久,你们的生活一定可以改善。”
老婆婆半信半疑的拿起锄头,在风炉挖了一个洞,然后上山取出骨镡朝南放入洞中。说也希奇,此时从洞底冒出了一股热气,接着地动山摇,好一会儿才又静止下来。
老婆婆问赖布衣方才发生了什么事,赖布衣答说:“刚才那是醉龙复生的现象,这可使你们林家即葬即发。”
不久,老婆婆的两个儿子,提着竹篓满脸通红、气喘吁吁地回到茶店。老婆婆急忙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?看你们这样慌慌张张。”
这两个儿子放下竹篓,老婆婆发现竹篓里装满的全是闪闪发亮的黄金,便大声责道:“这些金子是打哪来的?”
原来今天一早,兄弟俩奉主人的命令上山砍柴,途中,遇见一只白额虎。兄弟俩为了保住性命,只好拼命朝着老虎乱砍了数十刀,然后又一路追到虎穴,把老虎给杀了。
他们发现虎穴中,有三具骷髅及一担行李,打开一看,竟装满黄澄澄的金子,所以才一路跑回来,想给母亲一个惊喜。
老婆婆听完儿子们的叙述,马上叫儿子们向赖布衣道谢,并说:“恩人,你果然是高人一等的堪舆大师。”
赖布衣连忙说:“这是你们林家的福气,老婆婆您不用一再言谢。”
林家母子三人,为了感谢赖布衣,便杀鸡杀鸭的款待他,并请赖布衣留宿林家。到了半夜,林家母子三人担心获得这大笔财富会遭村人猜疑,甚至招惹盗匪的观望,三人彻夜难眠,最后决定明早与赖布衣一起离开村子。
赖布衣原本不肯答应,怕自己拖累了他们,但由于他们母子三人一再坚持,只好答应。
林氏兄弟向他们的主人黄百万辞工之后,回家收拾行李,与赖布衣往南而去。赖布衣猜测秦侩可能早已在他江西老家设下埋伏,于是决定先到福建去避避风头。
时光飞逝,不知不觉中,赖布衣与林家母子三人在福建已呆了三个月,他们三人对赖布衣说:“虽然我们有这么多的黄金,但长期有出无进的,恐怕也不是办法,恩公,您看我们在此置产开业如何?”
赖布衣说:“这是个好办法,只是此事不宜过于张扬,明日我就为你们去找一阳宅佳地。”
于是,赖布衣天天饭后,必到处逛逛,看看县城里有无兴盛的佳地。这一天,赖布衣来到市街旁的一处空地,见此处为长方外形,两面低洼,地上杂草丛生,赖布衣左观右望后,点头说:“果然是块阳宅吉地。”
回去后,通知林氏兄弟马上买地兴宅。两年后闽江水涨,岸边的房子全被沉没了,而这处原本看似废墟的荒地,马上成为新区集的市场,非但地价大涨,而过往的人潮,也使得林氏兄弟生意愈做愈大。
林氏兄弟赚了钱,各娶了一房媳妇,在回乡祭祖时,碰到旧城的邻人。邻人们看到林氏兄弟现在衣锦荣归,都感到很惊奇,尤其是林氏兄弟从前的主人黄百万,看见林家又建亭又修坟的,猜想他们一定是葬得了佳穴。
当林氏兄弟辞别村人时,黄百万要求能陪同南下,大哥林昌见他一番诚意,便欣然答应了他的请求。
其实,黄百万根本不是想游山玩水,他的目的是想看看林家到底有没有经过高人指点,若是有的话,到时再请他点一山穴,使黄百万能比林家更富有。
黄百万看赖布衣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,心想他一定就是这位高人。互道了姓名之后,黄百万猜测:“难道他会是朝廷通缉的国师赖凤冈?若是经赖国师指点,日后我黄家后代子孙必定荣华一生,享受不尽了。”
黄百万一方面试探赖布衣,一方面又极尽所能巴结他。时间愈久,黄百万就更加肯定赖布衣就是赖凤冈。一天,黄百万向赖布衣要求为他父亲指点一山穴,不料,赖布衣见黄百万心术不正,为人刻薄,便断然的拒绝了黄百万。
黄百万因此恼羞成怒,写信到衙门密报,指称赖布衣疑似被通缉的国师赖凤冈。官府在接到密告后,马上派出捕快,前往林家抓人。所幸那几天,赖布衣见老婆婆身体一天比一天差,于是便外出为老婆婆追寻龙脉,所以捕快到林家后,扑了个空,硬是把林家小儿子林盛给抓回衙门。
老婆婆看小儿子被抓走,便赶紧通知林昌。林昌听了心想:“弟弟现在已在衙门,可以迟一些去救他,而恩公若是来不及通知,却可能因此而丧命!”
于是,林昌取了一包金子及衣物,缠在身上,然后骑马出城去找赖布衣。
虽然赖布衣出城前,曾交代过去向,但林昌追了老半天,却一个人影也见不着。再走了几里,林昌看见山边有几户人家,便上前打听,一问之下,知道赖布衣刚离开半个时辰左右,林昌便赶忙跳上马背,往深山里走去。
走到半山腰,果然看见赖布衣正在拉线点穴,他上前叫了一声,然后把黄百万密告,官兵搜查林家,林盛被关进衙门的经过,具体的说了一遍。
赖布衣听后,当场吓得说不出话来,林昌见赖布衣如此害怕,便连忙安慰他,并把包袱交给赖布衣,说:“我林家经恩公的指点,才有这几年富裕的日子好过,这包袱里有银子千两,及一些换洗衣物,是让您逃难时用的。恩公的大恩大德,就待来日重逢时再报吧!”
赖布衣感动的无言以对,他用手指着脚下的石头说:“这石的位置,就是将来你母亲的葬处,下葬的时候,要趁着石头刚一掘起热气初升时,赶紧埋下,如此才能常保林家后代子孙兴旺。生老病死,乃是人一生必经的过程,你也不必过于伤心,只需牢记我刚所说的话。现在赶紧回去营救林盛吧!”
赖布衣说完,即与林昌辞别,临行前,赖布衣又对林昌说:“这次官兵会来捉拿我,可说是黄百万一手造成的,等会儿救回你弟弟之后,马上回乡立一石碑在你先父所葬的山头上,石碑上刻“庙立庄灭,亭拆林发”八个字,到时黄百万便知道我赖布衣的利害了。”
林昌赶回家后,便想尽各种办法营救林盛,最终于以五千两银子买通衙门,官府才没有证据证实林盛藏匿罪犯为由,而将他释放了。
林盛回家后,林昌马上赶返江西老家,遵照赖布衣所说,立一石碑,上刻“庙立庄灭,亭拆林发”八个字。
黄百万看见林家建了这么怪的一个石碑,心想他们必然别有居心,于是他自做聪明的猜测:赖布衣一定是怕我把林家的亭子给拆了,所以才在石碑上写这些字;又怕我修建土地庙会带来好运,所以故意说:“庙立庄灭。”
于是,黄百万马上请工人重修土地庙,谁知修庙的第二天,庄内就开始流行瘟疫,一天之内死了许多人。黄百万这时才知所言不假,便不敢贸然去拆林家的茶亭。其实这却正好中了赖布衣的计,黄百万庄内从此一年比一年衰败,而林家却越来越旺盛,财富也越积越多。不久后,老婆婆也如赖布衣所料,寿终正寝,葬于赖布衣离开福建前所指点的山。
 
推荐阅读:

民间真实风水故事

与风水有关的故事

标签:风水大师赖布衣的故事
评论列表
编号搜索: 搜